Sculptor

嗑以荷兰弟为中心的cp,并且是荷兰为受。
🤔️嗑盾铁锤基🤔️
❗铁虫吃亲情向❗
❗三只小虫吃亲情向也吃cp向❗
❗会开车的写手❗
❗不爱看就别点啦,干嘛找骂❓
❗乱嗑! 盾铁/锤基/BJ/哈蛋/德哈/evak/AM(排名不分先后)

【LAY兴】我不是怕他,我是爱他

我不是怕他,我是爱他❤

CP:LAY兴

 

在外:

“哎哎哎,来了来了”原本一直待命的记者群和摄影机师一下子顿时都吵了起来,各家报社杂志等的前线记者都在互相推挤着争取能够站在最前方靠近今天的主人公。

一辆宾利慕尚防弹加长版停在了红毯最前方,车门被站在一边的服务人员打开,一个梳着狼奔发型染着栗色发色的男子身穿一身Valention的秋冬系列粉色披风套装从车内走出,站在车门前对着两边不断闪着灯光的摄像机微笑点头示意,接过一旁助理递过来的手巾,轻柔却有规律地擦着自己的手,随后把手一遍把手巾还给了助理,根据着这次宴会负责指引的人的引导下走上了红毯。

 

【这次慈善宴会你敢给我弄出一点点错误,你就等着接下来的一个星期在公司一个人度过吧】

 

LAY用遮在披风下的手指狠狠地掐了一把自己的手臂,提醒着自己为了能够在接来的日子好过些不得不带着笑容对着那些饿狼般的人回答八竿子打不了一起的问题。

雅痞般的气质让不少女记者也红了脸蛋,握着麦克风的手忍不住颤抖着。

被采访的人见状轻笑了一两声,带着淡妆的眼睛微微上挑地看着女记者,

“别紧张慢慢来,我不着急。”

不出意外地听到了重叠在一起的倒吸声。

这时候一把较为粗犷的男声突然插入,“请问LAY先生!今天你打算捐出多少钱!?前面几位总裁都说一百万起价的!”

LAY微微垂下眼睛,看似思考着。

没一会儿便挺直了腰杆微斜着脸看着前面众多镜头,“那我大概就是前面几位先生加起来的价格了。”深邃的眼睛仿佛隐藏着星辰大海,带着属于他的不屑与傲气。

当一旁的公关人员示意采访已经到时间的时候不少记者特别是女记者都在发出不情愿的声音。

先不说眼前这位穿着Valentino男装的人一份采访的价格就能够养活自己一年生活还有剩的条件,光凭着他的面孔就已经想让他驻足多一会儿让自己好好再看多几眼啊....

根据引导,LAY坐在了晚会的最前排,深知他性格的主办商并没有安排乱七八糟的人在他隔壁,而是两位和他本人有挺深交情和合作的商界大前辈,以便三人有更好的交流。

身子微微挨在单人沙发上,修长的双腿交叠在一起显得整个人比较懒惰,时不时听到观众席那边传来一群女声叫着自己的名字。

把刚刚掏出的手机放下,斜过身子往声音传出的位置看过去,看到一群少女正坐在那边拿着自己的应援物不断挥着,还有几个扛着大炮相机的女生咔嚓咔嚓的拍着照。

 

【虽然你是在商业届里混,但是能有人一群为你拍照修图的少女是你的幸福,还有,公司旗下的商品有一部分也是由那些小姑娘买的,所以麻烦你扯起你的嘴角给我对着那些可爱的小姑娘笑!】

 

LAY挂起笑容对着那群少女挥了挥手,然后就看到有几个女生抱在一起低声尖叫着。

转回身子挑了挑眉松了一口气,拿出手机继续按按打打。

 

在接近晚会尾声的时候主办商在舞台的大屏幕上显示出今晚捐赠人与其对应的数额,并且进行了前十名的排名。

LAY看着自己的名字登在了最顶端的位置,不仅比第二名的人高出了一倍的捐赠款,还完成了刚刚自己在镜头前的承诺。

听到自己名字被叫出的时候LAY不慌不忙地往台上走去。

在接受完颁奖后,单手捏着竖麦的LAY先是对台下的所有人微笑点头示意。

“先谢谢今晚主办商给我这样一次机会来做慈善,刚刚所捐赠出的钱物均是以本公司Shell的名义,我LAY会再以本人的名义为即将在xxx地区建立的希望学校再捐出一百万以表达本人和我弟弟的心意,谢谢。”

话音刚落,原本高居榜首的价格又加多了一百网的数额。

在场的所有人或佩服或不甘地都举起手鼓掌。

LAY站在台上一手拿着奖杯,一手摊开着,身子对着下方鞠躬后边往下面走去。

 

充斥着酒味和香水味的宴会厅让LAY难受的皱了皱眉,一个人拿着一杯香槟坐在角落里望着各自带着各自面具的人心口不一的交谈着,有些委屈的扯了扯自己的披风,默默想着今晚回到家还能不能讨到一个吻....

 

“哎哟,LAY先生怎么一个在这?我.........”一个身穿高端定制的西装男站在自己面前举着香槟酒有点居高临下的看着自己。

LAY抬眼望了一下,只是笑了笑,把后背完全挨在椅背上,翘着二郎腿,食指和中指夹着香槟酒杯微微晃动着。

淡黄色的酒精在透明的水晶杯里左右晃动着,留下痕迹又马上消失。

“有事?”淡淡的两个字把对方准备长篇大论的话题打断。

对方的身体顿了一下,随后马上回答到,“就想问一下不知道LAY先生是否能够赏脸参加今晚本人举办的....”

“老板!电话!”一身深蓝色晚礼服的小秘书一手拎着包一手拿着老板的私人电话递过去给他,张艺兴看了她一眼,微颦着眉望着她,却没有接过的意思。

毕竟现在处于公共场合,LAY还是想冷漠一点。

小秘书看了看自家老板,又看了看手机,已经接近一分钟了。

“老板,你真的不接吗?”

“不是说好私事不在这种场合说的吗”LAY偏过头望着落地窗外的夜景。

小秘书叹了口气,把电话递回到自己的耳边,“喂,嗯...是的,老板说私事不在这种场合说..好,嗯,好的,小少爷,再....”‘见’字还没说就感觉到手心一空,耳边一溜风划过。

“不不不,我听我听,你说你说,我听着。”LAY此刻拿着手机往另一边走去,一边走一边扯着小秘书顺带还瞪着对方。

小秘书一脸无辜,耸了耸肩。【哼,我治不了你,还有小少爷治你!】

“好,好...马上,马上!”

 

“把接下来所有行程取消,马上叫司机送我回家!”

“好的,老板。”

 

 

在家:

站在自家别墅面前的LAY望着已经一片黑漆漆的客厅和卧室,一下子瘪了。

身上整一套Valentino的套装还没来得及换下就已经往家里奔去。

就因为来自家里的一个电话......

原本在宴会上意气风发的男子此刻把额头挨在了大门上,两只手搭在裤子两边,闭着眼嘴里念着词。

手心渗着汗,指纹锁也连开了几遍才通过让这个家的主人进入屋子。

站在黑漆漆的玄关处,一边更换拖鞋一边举着手臂嗅着身上的味道。

“我的妈呀....这下连房间都进不了了...”

鼻间是香水夹杂着酒水味,这是张艺兴最讨厌的味道了....

突然间眼前一亮,“卧槽!”LAY整个人打了一个哆嗦,眯着眼适应着眼前的光亮。

“舍得回来了?我还以为大总裁舍不得那里的纸醉金迷呐。”清爽的汽水音若在平时肯定让LAY觉得是世界上最好听的声音,但现在不是平时,而是一个判刑的时刻。

LAY弯着腰,身上的披风松垮垮的搭在背上,一只手拿着刚刚换下的鞋。偏过头笑眯眯地看着正站在楼梯间的张艺兴。

“宝贝啊...哥我已经叫司机快最快了,但是路上有汽车追尾,把路塞了,所以就晚了...你看我!我连衣服都没换啊!我真的是拼了老命赶回来的!”原本在宴会上威风堂堂的shell公司的老总此刻皱着五官穿着拖鞋站在客厅对着楼梯上的人讨好般的解释着。

“哦~那就是我的错咯。”穿着白色羊毛睡衣的人撑着下巴,把手肘抵在扶梯看着客厅的人。

“不不不!没有没有!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张艺兴说的就是对的 !”拨浪鼓般摇着头,把花了两个小时才弄好的发型完全甩乱,发丝随意的搭在脸边和额头上,唯独主人却一心挂在另一个人身上。

张艺兴挑起一边的眉看着他的孪生哥哥,明明就只比他快那么几分钟从母亲的肚子出来,却和自己有着完全不一样的气场。

但是此刻你要张艺兴看着刚刚在宴会上的LAY,他绝对不会说这是他哥哥,因为那么霸气的人绝对不会是此刻站在自己面前不断摇着尾巴示好的大型犬。

张艺兴深吸了一口气,却突然把眼睛瞪得圆圆的,快步走下楼梯走到了LAY的面前。

被突然出现在面前的人吓了一跳,想往后退一步的时候却被张艺兴扯住了衣领,越来越近的脸孔让LAY忘记了移动,傻愣愣地看着面前的人。

明明是一模一样的五官,身高上自己也只是比他高那么几厘米,却不知道为什么,越看张艺兴就越喜欢他,想把他藏起来,谁也碰不得。

他那圆溜溜的杏眼,他那让不少粉丝说想在上面当滑滑梯的鼻梁,他那会不自觉抿紧的红唇,他那让自己食髓知味的身体,他那.....

突然一股从耳朵传来的火辣辣的疼让他不得不回过神,“啊啊啊啊,宝贝啊啊啊痛痛痛痛啊啊,轻点轻点轻点哈...”LAY不得不偏着身子靠近着张艺兴的手,以此来尝试减轻耳朵的痛楚。

只见张艺兴一只手扯着LAY的耳朵把他往浴室那边走去,“你真的!丑死了!别把我今天用清新剂喷洒过的客厅弄丑了,又是香水味又是酒味,难闻死了你,我跟你讲,你不把你身上的味道洗干净你别想回卧室睡觉!”一把把LAY扔进浴室后,张艺兴就把门带上,隔着门说着话。

然后就是脚步远去的声音。

 

“艺兴啊....哥的睡衣...哥没衣服换啊...”LAY站在浴室门的背后一脸委屈的埋怨着....

 

泡在浴缸里的LAY玩着飘在水上的泡泡白沫,嘴里哼着张艺兴前不久新出的单曲。

哥俩一个在商业混得风生水起,一个在音乐界玩得日益红火,不少杂志报刊都说这哥俩真的是少有的不败家的才子。

浴室的门被敲了几下后从外面被打开,LAY转头望过去,见到是拿着自己的内裤和睡衣的张艺兴后笑得露出了大白牙。

两手交叉搭在浴缸边,半个身子挨在了浴缸边上,“嘿嘿嘿,就知道艺兴你不会那么狠心不让你哥我没衣服穿的~”

“我是不想你光溜着身子在房子里跑然后被狗仔拍下来,第二天的头条就是‘著名商业家在家变态裸露身体’”张艺兴边说边把衣服放在一边,身子却往浴缸的位置走去。

LAY仰着头看着张艺兴,对着他招了招手示意他弯下身子靠近自己。

张艺兴望了他一会儿,随后也顺着他的意思靠了过去。

四唇相触,温热的感觉传递到对方的脑海中。

 

“你先去睡吧,我等下吹干头发就回去卧室。”

“你千万别溜去卧室弄什么文件,被我知道了,你就抱着你的文件睡觉吧”手摸到LAY的脸边顺便狠狠掐了一把。

 

 

采访:

“那么,LAY先生,介意我问一个较为私人的问题吗?”
“嗯..只要不超线的,基本都可以。”

“好的,想问一下,如果你结婚了或者恋爱了,你会怕你的另一半吗?”

“这是个好问题,如果说怕一个人也能表达自己对他的爱,那么我会选择怕他。”

LAY一边回答着问题,一边转动着无名指上里端刻着张艺兴名字的戒指。

 

END.


评论(18)

热度(231)